瓦尔布埃纳当年性爱录像带案敲诈案犯人已出狱,并接受《队报》采访

2018-06-14 10:49:54

K7比分网

来源 : http://www.k77.cn/

点击量:

  穆斯塔法-祖奥依是做珠宝生意的,他因为去年十月份的时候参与了瓦尔布埃纳性爱录像带敲诈案时间被逮捕入狱。今年2月刚刑满释放。《队报》在6月份的时候对其进行了当年瓦尔布埃纳性爱录像带时间的采访。

  关于如何拿到录像带:

  2015年三月的时候,在阿塞尔-安格特的帮助下拿到的。我和阿塞尔合作了十年,他是经营服务业的。瓦尔布埃纳离了阿塞尔什么事都做不了,阿塞尔什么事都会帮他做。他经常找阿塞尔,特别是跟电脑相关的事情。

  录像带是在他去莫斯科之前拿到的。阿塞尔在用瓦尔布埃纳的电脑时偶然发现了它,他就拷到了一个移动硬盘上。阿塞尔还原了所有东西,这不是他第一次拿到球员的这种录像带,他有许多份。大概六到八个月后他告诉了我这件事。

  关于本泽马是怎么卷入这件事的:

  去年九月时,我去马德里见本泽马。当时我是为了定制奢侈品的事去见他,是关于LV的垫子,但不只是这个,本泽马有客户,而我们有商品。我就是在那时见到了他的朋友卡里姆-泽纳蒂。

  我们见了面,一起吃饭,谈笑风生,事情进展得很顺利。他看上去是个彬彬有礼的人,一个很友好的家伙,老实说,和那些平常的球员很不一样。在饭店的那三个小时里,他和我们聊了在美国的日子,他怎么遇到蕾哈娜等等。就是在那时,我开玩笑说:“我有比这还劲爆的故事,它绝对会让你笑翻。”

  出乎我意料的是,他并没有笑。他很认真地对待这件事,甚至说:“你们不该笑这种事。我了解他,他是个很脆弱的家伙。如果你们把这种东西放出来,马蒂厄(瓦尔布埃纳)可能会自杀。”

  我告诉他:“别担心。没人会泄露它的。”之后阿默得(一个共同的朋友)和泽纳蒂看着我,好像在问:“你为什么提这事儿?你把事情搞砸了。”就在那时我们失去了本泽马的信任。泽纳蒂告诉我:“我想这事儿完了,录像带的事惹恼了卡里姆。他很认真地看这件事。”

  我回答他:“告诉他别担心,不会生事端的。”本泽马从来没问过我,对我要拿录像带做什么事也不感兴趣。不,他很怕我会把它放上网或发给媒体。老实说,我觉得本泽马不喜欢瓦尔布埃纳。

  大部分球员,如果你告诉他们性爱录像带的事,他们至少会想看一眼。本泽马甚至不想看它。我说:“如果你想,我可以发一份给你。”他回答:“不,我一点儿都不想。”

  我让泽纳蒂告诉他:“求你了,让这事儿过去吧,我们谈谈奢侈品的事。”泽纳蒂跟我说本泽马已经把LV垫子的事告诉了格列兹曼和皇马的队员,而瓦尔布埃纳的事可能搞砸这笔生意,这也是有录音的。我说:“如果他想的话,他应该去见见马蒂厄,告诉他性爱录像带的存在,而且已经流传开来了,他不应该小瞧这事儿。”

  本泽马采纳了这个建议,他告诉瓦尔布埃纳:“不要小瞧了这件事。”

  关于本泽马和瓦尔布埃纳在克莱枫丹的谈话:

  瓦尔布埃纳问他:“你看到了我的纹身吗?”本泽马说:“你以为我在骗你吗?有个家伙来找我,说了你录像带的事,他跟我说了带子中你在做什么的细节,讲真,太可怕了。”

  从法官的角度,本泽马犯了个错误,他没有告诉马蒂厄:我认识那个有你带子的家伙。但他没有这么说,他说的是:“我朋友能帮你摆平事情……”

  本泽马在录音中说:“瓦尔布埃纳没有把我当回事。”警方认为这是在认罪,但其实他是想帮瓦尔布埃纳。

  泽纳蒂最后告诉我:“给他点时间,把带子烧了,摆脱这东西。我会帮你收拾烂摊子的(为了赢得本泽马信任,重新和他做奢侈品生意)。”

  本泽马真的很生我气。他知道我不是故意把他给拖下水。我不知道我们被监听了。

  关于录像带:

  马赛队一半的人看过它。那些在欧洲各大联赛打过比赛的国脚都看过它。法官要我说他们的名字,我说:“不,媒体什么事都会知道的。我和他们合作,如果我出卖了他们,那就完了,我的信誉就没了。”

  关于纳斯里:

  他讨厌瓦尔布埃纳,(当他看到带子时)他大笑,是的,他一点也不在乎那些事。他没有时间掺和到这事来。球员们一般都希望录像带传播出去,因为他们不喜欢瓦尔布埃纳。有些参加了欧洲杯的法国国脚告诉我:“搞个大事儿出来,把它传出去,我认识一些会发这种东西的记者。”和其他人不同,本泽马从来没有拿到过录像带。

  关于把瓦尔布埃纳逼上梁山的警察:

  我相信瓦尔布埃纳一知道是阿塞尔搞的鬼,就希望整件事到此为止。但警察告诉他不行,他必须把事情说出来。于是他就打电话给阿塞尔:“我知道录像带在你手上,别再傻下去了。”

  这件事本来那样结束就可以了,瓦尔布埃纳也知道这一点。但他被律师和警察操纵着,他们掌握着这一群人的命运。

  如果您想了解更多比分数据可以点击:足球比分直播

关键词:   瓦尔布埃纳   

责任编辑:k7体育网

瓦尔布埃纳当年性爱录像带案敲诈案犯人已出狱,并接受《队报》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