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圣卿,球员到老师的经历

2018-07-04 10:11:11

K7体育

来源 : http://www.k77.cn/

点击量:

  曲圣卿,曾经的张狂浪子,如今的大学老师。他曾因为和米卢发生了纠纷而最终失去了参加2002年世界杯的资格。之后曲圣卿就远离足坛纠纷,一头扎进大学校园担任足球老师。现在的曲圣卿身上没有了以前做球员时候的乖戾,更多一点的是书生气息。

  以下是记者对曲圣卿的采访记录。

  Q:您现在是在同济大学任教么?

  A:是的,我在同济大学国际足球学院。

  Q:听说您研究生就是在同济大学读的,当时学的什么专业?

  A:我在同济大学读的软件工程管理。我读大学时学的是经济管理和企业管理,正好我的导师在同济大学,他就推荐我来学这个专业。他认为运动、生活都和管理有关。我学了之后确实感觉学有所用,我觉得任何学问都要和你的工作、生活相结合,我现在比过去更有规划了。

  Q:学这个专业费劲么?

  A:人家用了三年半,我用了五年多一点时间。最后论文这一块对于我来说确实难一点。其实学习最难的还是寂寞。

  Q:您觉得在大学里工作,对您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A:大家都知道,我们过去的运动员培养体制,到了运动员退役的时候是很难融入社会的,因为在踢球的时候他缺少和外界的沟通。所以这个转变的过程还是比较辛苦。可以说我是从一个不太正常的环境,回到了一个比较正常的环境中。

  当你沉下心来想要做一件事的时候,不要急于求成。当职业教练员的话,可能名利方面确实会更好一些,这其中我也经历过很多复杂的思想斗争。

  我在澳超阿德莱德也踢了几年,他们对球员精神方面的要求高于竞技方面,他们的球员都有自我管理能力。他们的精神力量就来自于他们的生活,他们没有离开自己的家庭,甚至澳超刚开始的时候,很多球员踢球之外还有自己的工作。

  足球人最终也还是要走向社会,去历练。学点心理学、教育学,对于指导孩子肯定有好处。不可能每一个球员退役后都去职业队执教,能去职业队执教的只是一部分,让他们去校园是非常合适的。

  Q:您现在从事校园足球工作,您认为中国校园足球还有哪些方面可以提升?

  A:文化教育。想要改变一个孩子,肯定要来源于生活,生活中就有家庭,还离不开学校。孩子具备一定的技术能力,更重要的是他的身心是健全的,那他才能和其他人融合到一起。只有想法统一、三观统一的人,才可以更好的组合团队去合作。国外就是孩子不离开家庭,体教结合。

  还要把更高水平的教练员下沉到青训层面,我们还是应该将国内优秀的运动员进行再教育,让他们退役后可以转变成为出色的青训教练,让精英运动员变成教练回到校园中去承担教练员的职责。

  我接触过的几批大学生,他们爱踢球也爱学习,善于沟通和理解。他们的思维能力很好,你跟他说什么东西,他们理解起来就非常快,这就是他们和职业球员不同的地方。

  Q:您教过的大学生,水平最好的与职业球员之间的差距大么?

  A:还有十万八千里的差距吧。现有阶段只是一个开始,这是一个系统工程,必须扎根于土壤。我们老是讲传承,没啥东西传承啥呢?所以我们现在所有足球人,包括球迷们,必须耐得住寂寞。

  我们不应该在足球方面太急于求成,尤其是青训这方面。包括我们现在国内的体育事业也不再强调竞技建设,而是强调体育文化建设,全运会都在去金牌化。我们要让真正的项目精英去传承项目文化。

  比如我去日本就发现,人家的道德水准比我们高。在场上比赛,先不说谁踢得更好,人家永远是服从裁判。我们的球员呢,犯规后、有争议判罚了,就是谩骂、推搡和指责,追着裁判不依不饶。日本球员就不这样,这就是规矩,永远服从裁判。

  我们一定要知道我们搞足球、搞体育是为了什么,最根本的是体育文化的建设、发展和传承。如果每一个人都能在场上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那我们在生活中就很容易创造和谐社会了。如果别人伤害我我都不生气,你瞅我一眼,那有啥啊。

  通过体育文化建设,让小朋友从小就懂得礼貌、尊重、相互理解,然后再谈集体主义和爱国主义。从事这个行业的所有人都有了这种文化底蕴的时候,那这个项目的文化传承下去肯定对这个国家有好处。

  Q:日本很多球员都是从校园里走出来的,您想过要培养出职业球员甚至国脚么?

  A:我们既要有理想主义精神,也有认清客观现实,就像之前说的,这是一个系统工程,你整个系统工程做好了,后面就是自然而然的了,到时候可能涌现的人才就不是一个两个,而是成千上万了。我们不要又回到过去了,天天问徐根宝指导,‘你准备几年再培养一个武磊出来啊?’,徐指导肯定说10年就能培养出来一个。我如果到职业队了,肯定也跟徐根宝指导一样,拍着胸脯子说10年就能培养出一个国脚。但问题是,培养出一个武磊有什么用呢?

  Q:李章洙指导在恒大任主教练的时候,您曾在恒大担任助理教练,后来为什么离开了?

  A:人每一个决定,都离不开他当时的思想水平,离不开他当时的知识水平。当时就跟我2002年世界杯外围赛一样,当时我都踢了,米卢也很喜欢我。结果我当时是99年最佳射手和中国足球先生,后来我就想在国家队踢主力,想要证明自己。当时我就没有站在教练的角度思考问题,没有顾全大局,教练肯定要考虑全局和战略上的东西。我当时就说,你用不用我吧,不用我我就走。米卢就被我将在那了,他说你走不走我说了也不算啊,名单都报上去了,你问足协领导去吧。

  我就又去足协领导那去闹,领导就说谁能打包票让你踢主力?你就一定比海东强?一定比杨晨强?我当时就太自信,就觉得自己就是比他们强。那时候就是太直观、太浅显地去理解一个问题。再加上身上又有点伤,队医说三个月不能剧烈运动,闹得也满城风雨的。不过最主要还是思想不端正,如果当时能理解领导和教练整个的统筹,我可能不会错过2002世界杯。

  在恒大为什么走呢。当时亚冠打完之后,回来的路上就接到消息说整个韩国教练组都要解散了。当时就不理解,觉得李章洙指导很不容易,一手带起来了恒大。虽然当时俱乐部让我留队,配合里皮教练。但我们中方教练组沟通以后,觉得整个团队是一起来的,所以还是要一起走。

  我后来留了半年,配合里皮教练过渡,最后还是婉言谢绝了恒大俱乐部的挽留。当时也觉得自己能力不够,现在想想你能力不够,留下的话可以跟人家学习啊。还有一个是家庭原因,我家安在了上海。

  最后俱乐部也理解了我的决定,也很感谢恒大。因为合同还没到期,人家可以不让你离开。直到现在也非常感谢恒大俱乐部,给了我们这么大的平台,给了我们很多空间。

  Q:没能参加2002年世界杯,是不是您职业生涯最遗憾的事情?

  A:哎呀,提我的伤心之处啊。确实是的,这是最大的遗憾,没能坚守住。客观原因很多,主观原因就是我自己没能选择好。这次马明宇邀请我的时候,代表中国队参加传奇超级杯,我觉得这是我的一次机会,弥补下以前的遗憾,这是一个非常美妙的事情。

  一个机会你放过了,当时可能不觉得有什么。但若干年以后,又有一个类似的机会摆在你面前,你会觉得真是非常美妙。我回家跟我太太讲,她不是球迷都为我高兴。

  Q:后悔离开恒大俱乐部么?

  A:后悔谈不上,其实是惋惜吧,为自己惋惜。这两次都是很惋惜。人生不能有后悔,只后悔没有未来。对自己惋惜的话,带有一种自省,能把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不过也只有有了这种经历,才能让自己发现不足,今后去完善自己。

  这些经历对我来说都很宝贵,包括在国家队和米卢共事,我们见面都还是朋友。他在处理球员和教练关系上,确实做得非常好。他就像个老人一样,可以包容自己的孩子犯任何错误,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教练。

  我们国家队选了那么多外教,我觉得最适合中国队的还是米卢先生。他带队的时候都是中国最好的球员,你怎么取舍?怎么排兵布阵?他带那个球队是最难带的。有人说球员好,谁带都一样。足球不是这么简单的。我从米卢身上真的学到很多。

  Q:您的发型变化也很明显,这也算作相由心生的一部分么?

  A:那时候头发长,到肩膀这。踢球那会张狂,觉得舍我其谁那种感觉。外表其实就是内心的流露嘛。

  Q:这个形象学生们接受么?

  A:现在我教的孩子还是有点怕我,觉得有点距离感,不知道为什么。但通过一段时间接触后,他们也会觉得我还挺好的,也能聊天开玩笑。无论是学生还是运动员,心理的沟通比灌输更重要。

  光靠糖果是不行的,光靠大棒也不行。该严厉的时候需要严厉,但不能就是责骂,需要跟孩子沟通。下来以后就要给糖果,上了训练场就要拿起戒尺。

关键词:曲圣

责任编辑:k7体育网

曲圣卿,球员到老师的经历